当前位置: 首页 >> 维权大厅 >> 维权指南

看剧学法,《隐秘的角落》中隐藏的5个法律问题

发布日期:2020-08-11 发布作者:妇联 阅读次数:1 字号:[ ]

2020年6月,网剧《隐秘的角落》刷屏。该剧改编自推理小说《坏小孩》,讲述了沿海小城的三个孩子,在景区游玩时无意拍到了一个谋杀场面。扑朔迷离的案情,将几个家庭裹挟其中……



本文刊于《中国妇女/法律生活帮助》


善恶在内心摇摆

山麓青翠叠嶂,初夏的阳光,让人心情舒畅。三个人正在山中的小路向上攀登,年老的夫妇越走越累,秦昊饰演的张东升轻声说:“爸妈,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终于爬到山顶,老夫妻疲惫地坐到悬崖边的石头上,张东升开始给他们拍照留影。“再调整一下位置”,张东升走到老夫妇的面前,弯腰准备帮他们调整坐姿。他声音轻柔,动作和缓,却在低头的瞬间目光凌厉,下一秒迅速伸出手将老夫妇推下了山谷。


伴着惨叫声,阴沉的鼓点越来越急促,蜥蜴在石头上吐着信子。张东升站在悬崖上大喊:爸、妈!空荡荡的山谷,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这是一场无人目击的完美谋杀。

可没过多久,平静的日子变了。

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谋杀竟然有了目击者。张东升杀人的过程,被在山中游玩的三个小孩无意间录了像。本想报案的三个孩子,决定勒索张东升30万元,就是这个决定让三个孩子的人生开始转折。一切如同滑梯,难以控制地滑向深渊。

这三个孩子就是朱朝阳、严良和普普。朱朝阳的父母离异,普普和严良则是生活在福利院的孩子,他们手中的证据成为与张东升交易的筹码。死亡就像多米诺骨牌,在这场交易中一块块倒下。作为三个孩子的主心骨,缺乏家庭温暖的朱朝阳,在这个漩涡中一步步变得冷漠黑暗。朱朝阳的困境与悖论在于,他渴望获得父爱,想要成为父亲眼里的好小孩,但这一切却需要通过“犯错”来实现。


滋生在朱朝阳心中“恶”的土壤,正是父母离异之后失落、屈辱的成长经历。在同父异母妹妹跌落窗台的一刻,他是助推了一把,还是仅仅未施救?剧中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可以想象的是,如果朱朝阳希望妹妹坠楼,哪怕这个念头只占据了他的头脑一秒钟,也足以让他今后的人生堕入深渊。


剧中人物内心的刻画很真实,张东升、朱朝阳、普普、严良错综复杂的行为背后,其实都表达着一种感觉:对爱的渴望,对于分离的恐慌。就像普普唱着小白船时的想象画面,她可以和爸爸、妈妈、弟弟在一起——拥有完整的一家人。


不可隐秘的法律


这个世界上不能直视的,除了太阳,还有人心。这句话用在悬疑剧《隐秘的角落》最为贴切。外表斯文、谨小慎微的代课老师张东升,竟然会杀人;外人眼中的学霸,对妈妈言听计从的好孩子朱朝阳,一步步黑化;看似乖巧可爱的女孩普普,也是满口谎言,心思深沉。

隐秘的角落里究竟隐藏了什么,不同的人心中有不同的答案。但剧中涉及的法律问题,答案却很明确。签订了婚前协议,就一定会净身出户吗?同父异母的妹妹坠楼,哥哥没有施救,要承担法律责任吗?……针对剧中涉及的法律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的怀向阳律师。



Q:作为签订了婚前协议的倒插门女婿,张东升离婚后真的会净身出户吗?

A:剧中张东升入赘成了倒插门女婿,并签订了婚前协议,约定一旦离婚自己将净身出户。妻子婚内出轨,但碍于多年夫妻情面,一直下不了决心提出离婚,他希望岳父母帮忙劝说。不料老两口却袒护女儿,还催促女儿离婚。张东升担心妻子选择离婚,那样他会依照协议净身出户,于是对岳父母起了杀心。

在现实生活中,夫妻双方哪怕有婚前财产协议的约定,离婚时也不一定会净身出户。因为张东升的婚前财产协议属于显失公平的协议,是无效的。一般情况下,法院判决分割夫妻共同财产遵循的是公平原则,有过错的一方可以适当少分。其实,离婚时一方净身出户是很极端的情形,除非张东升存在严重家庭暴力或者重婚等行为,才有可能被判净身出户。

剧中张东升的妻子在医院工作,收入比他要高很多。离婚时,妻子的婚后收入其实是可以作为共同财产平分的。另外,张东升的妻子出轨,属于过错方,法院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是有可能倾向无过错方的。



Q:关于朱晶晶坠楼,有人认为是朱朝阳“见死不救”。没有施救的哥哥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

A:剧中朱晶晶是朱朝阳同父异母的妹妹,父亲再婚后,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女儿,对朱朝阳不管不顾。朱晶晶每次遇到哥哥也是恃宠而骄,踩脏了哥哥的新鞋也不会道歉。普普为了给朱朝阳撑腰,将朱晶晶骗到杂货间,警告她不要再欺负朱朝阳。朱朝阳随后也赶了过去。面对普普的指责,朱晶晶说,要让所有的人看见普普和朱朝阳欺负自己。她站到窗边,从楼上掉了下去。

朱朝阳作为朱晶晶同父异母的哥哥,是否对朱晶晶负有法定的救助义务呢?依据民法总则的规定,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成年子女对父母负有赡养、扶助和保护的义务。但对于兄弟姐妹而言,还需要考虑是否能够负担、是否存在监护关系等因素。朱晶晶与朱朝阳并没有共同生活,朱朝阳作为未成年人,当然也不属于朱晶晶的监护人和抚养人,自然也无法对其负有法定的救助义务。

在没有救助义务的前提下,需要考虑朱朝阳在杂货间的行为,他是否将朱晶晶置于危险的境地。如果是朱晶晶自己情绪激动所致,显然不能归咎于朱朝阳。但如果是朱朝阳在杂货间逼迫朱晶晶,进而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就负有救助的义务。


Q:未成年人从福利院跑出来,又出现意外,福利院有责任吗?
A:剧中普普告诉严良,她的弟弟欣欣得病了,但欣欣的养父母没钱给孩子看病。于是,严良带着普普离开福利院,两人为了救治欣欣外出找钱。严良的年纪比普普大,他带着普普来到自己的家乡找父亲的好友借钱,也因此敲开了朱朝阳家的门借宿。

严良和普普是由民政部门主管的儿童福利院收养监护的。根据《儿童福利机构管理办法》,民政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在儿童福利机构管理工作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由监管机关责令改正,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福利院负有对孩子的抚养和监护义务,同时必须具有一定的基本保护、监控等措施。两人离开福利院,如果福利院相应措施和监护义务缺失,存在失职的责任,则要受到处分或相应的处罚。



Q:三个孩子无意中拍到“杀人”真相。以此为由索要30万元。他们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刑法是如何量刑的呢?

A: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2000元至5000元以上、3万元至10万元以上、30万元至50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朱朝阳等三人具有敲诈勒索行为,并且数额特别巨大。但由于三人未满14周岁,属于未成年人,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所以不一定构成敲诈勒索罪。



Q:剧中老陈申请成为严良的监护人,需要满足什么条件?

A:剧中警察老陈当年抓捕了严良的父亲,并将严良送到福利院。严良从福利院出来后,老陈十分担心他,一直对严良多加关照。为了不让严良走上他父亲的老路,老陈想要做严良的监护人。

一般而言,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民法典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民法典首次规定了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情况下,其他监护人的顺位问题。同时,其他个人或者组织担任监护人,只需要本人愿意,不再要求关系密切。此外,新增了民政部门作为审核部门。也就是说,获得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之后,老陈就可以成为严良的监护人了。


来源:中国妇女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