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维权大厅 >> 维权指南

山东一法院发布2014年度典型案例为女性维权指路

发布日期:2015-03-15 发布作者:妇联 阅读次数:1 字号:[ ]

  妇女离婚后生活缺乏保障,男方是否应当给付抚养费?婚前购置房屋的,离婚后应怎样分割?……3月4日,即墨法院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新闻媒体通报2014年度该院审理的涉及妇女权益保护案件的情况,并通过对六起涉及妇女权益典型案件的分析,给广大女性维权支招。

  案例一:

  老年妇女离婚后生活缺乏保障 男方有能力应给付扶养费

  原告张某(男方)与被告徐某(女方)于1961年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1963年双方因感情不和离婚,同年复婚,婚后又生育三子。现均已成年。双方婚后由于性格不和,经常因为家务琐事争吵,后原告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诉至法院。

  被告在答辩中要求如果离婚,原告每月给付被告1200元的扶养费。

  法院经调查发现,被告徐某身体有病,需要长期住院治疗,且养老金收入微薄。而原告张某系退休公职人员,每月有4000余元的退休工资。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原系公职人员,在外工作,被告一直在家照顾家庭,原、被告双方虽有子女抚养,也均有养老保障,但考虑到被告的身体状况、对家庭的贡献以及原、被告的收入差距,法院认为原告应在自己经济情况允许的范围内给予被告一定的扶助。故对于被告的扶养费主张,本院予以适当支持,由原告每月给付被告扶养费800元为宜。

  法官寄语: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均为年已古稀的老人,风雨同舟五十余载,正是需要相互依靠,相互扶助的年纪,考虑双方情况,法官多次给双方当事人作工作,希望双方和好,但均未能如愿。考虑到被告多年来在子女抚养、协助原告工作方面付出了较多的心血,对家庭作出了较大的贡献,且身体状况较差、收入较少的客观情况,原告在有经济能力的前提下应给予一定的扶养费,这也是公平原则在离婚案件中的具体体现。

  案例二:

  结婚前一方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 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

  原告江某(男方)与被告李某(女方)经人介绍于2004年8月17日登记结婚,婚后于生育一男孩,现随被告生活。双方经常因家务琐事争吵。后原告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本院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双方婚前购买房屋一处,登记在被告李某名下,购房款共计12万元,由原告江某父亲出资6万元缴纳了首付,抵押贷款6万元,婚后双方共同还贷。

  庭审中,双方均同意如果离婚,该房屋归原告所有,原告给付被告折价款。仅在原告父亲的首付援助款系对原告个人的赠与还是被告个人的赠与的问题上发生争议。原告主张首付6万元系原告父亲赠与原告个人的购房援助款,因原告无法办理购房贷款,所以该房房产证登记在被告名下,由被告办理购房贷款。被告辩称涉案房屋确系婚前购买,由原告父亲出资60000元作为购房援助款,交上房屋首付。但该购房援助款系原告父亲对被告个人的赠与,因此该房屋才登记在被告名下。

  庭审中,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交被告为原告父亲出具的首付款出资证明一份,内容为:江某与李某结婚购房需办理贷款,因江某不符合贷款条件,由李某办理申请贷款手续,江某之父提供6万元的首付购房款,特写此条,以此证明。李某。原告提交此条证明原告父亲在原、被告买房时提供购房首付6万元且房屋不登记在原告名下的理由。

  法院认为争议房屋虽登记在被告名下,但被告婚前曾为原告之父出具过证明,除证明了原告父亲的出资情况外,也证明了由于原告不符合申请贷款条件,所以由被告申请贷款,这也印证了原告对房屋之所以登记在被告名下的解释。在被告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原告父亲明确表示其出资是对被告个人的赠与的情况下,被告的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父亲在原、被告结婚前出资的购房首付援助款应视为对原告个人的赠与。对于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因双方均同意该房屋归原告所有,由原告给付被告房屋折价款。

  法官寄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那么涉案房屋登记在被告名下是否应视为是原告父亲将首付款赠与给被告个人的明确表示。笔者认为并非如此,根据原告提交的由被告亲笔书写的证明可以看出是由于原告无法办理房屋贷款,该房屋才登记在被告名下以方便办理房贷。从此可以推出房屋登记在被告名下并非是原告父亲赠与首付款给被告个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亦非是将该首付款赠与给原、被告双方的明确表示,故该购房首付款应视为是对原告个人的赠与。  

  案例三:

  婚后才发现对方有病 办理结婚登记即应履行夫妻相互扶助义务

  原告吴某(男方)与被告张某(女方)经人介绍于2013年1月相识,2013年10月登记结婚,原定11月举行婚礼,因婚礼前两天被告于2013年11月至12月因心理疾病入住烟台肺科医院,婚礼没有如期举行。2013年12月被告又入住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就诊医疗,2014年1月份在当地门诊部就诊。原告诉讼来院,要求与被告离婚。

  原告提交证据证明被告婚前就患有精神疾病,且登记结婚时没有告知原告,双方没有举行婚礼也是因为被告疾病复发住院了,因此,被告患病与原告无关,不同意承担医疗费。

  被告认可被告2009年因心理疾病在烟台肺科医院住过院,但认为复发是原告造成的,且双方是夫妻关系,被告患病原告应承担全部医疗费。

  本案审理过程中,本院邀请心理咨询师作为特邀陪审员参与案件的调解、开庭。心理咨询师在诉讼的不同阶段从专业角度与双方当事人进行了交流。被告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精神处于正常状态。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经人介绍相识,并办理结婚登记,但举行婚礼前产生矛盾,并被告旧病复发,致婚礼没有如期进行,现双方均同意离婚,本院予以支持。双方关于彩礼的给付意见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双方争议的被告办理结婚登记后已支付的医疗费问题,本院认为,原被告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取得了结婚证,即确立了夫妻关系。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夫妻应互相帮助,并有互相扶养的义务。本案中被告因病支付医疗费两万余元,原告作为配偶应积极帮助被告克服困难,治疗疾病,履行配偶应尽的义务。考虑到被告自己有劳动能力,且所治疗的疾病确是旧病复发,因此,被告支付的医疗费由双方共同承担较为合理,即原告应给付被告医疗费的一半。

  法官寄语: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原告应否负担被告在办理结婚登记后治疗疾病支出的医疗费。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当事人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取得结婚证即确立了法律上的夫妻关系,负有互相帮助、相互扶养的义务。本案中被告办理结婚登记后因病支付医疗费,原告作为配偶应积极帮助被告克服困难,治疗疾病,依法履行配偶应尽的义务。另外,本案的审理过程中心理咨询师从专业角度与当事人进行交流,对心理咨询应用于家事审判实践是有益尝试。

  案例四:

  夫妻双方离婚时必须妥善处理好 未成年子女抚养事宜

  原告兰某(女方)与被告郭某(男方)经人介绍于2006年10月登记结婚,2007年9月生育男孩,现随被告生活。双方婚前及婚后初期感情较好,后因家务琐事产生矛盾,致夫妻关系不睦。2011年9月原告离家在外居住,再未共同生活。原告认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要求离婚。诉讼过程中,双方均要求孩子由对方抚养,本院多次做调解工作,双方均坚决要求离婚后自己不直接抚养孩子,因此,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婚前经人介绍相识,建立了较好的感情后结为夫妻,婚后初期感情仍然较好,并已共同生活多年,生育子女。后期因未能正确处理家务琐事而产生矛盾,并致夫妻关系不睦,影响了夫妻感情。诉讼中被告表示不同意离婚,且双方均主张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孩子。鉴于此,法院斟酌双方婚前婚后感情基础、引诉原因,认为应给予夫妻双方化解家庭矛盾,促使夫妻和好的机会,亦体现维护家庭稳定,促进社会和谐之立法本意。特别是现在双方均主张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因此,虽然有夫妻分居超过2年的事实,但在双方不能对子女做出妥善安排的情况下,应暂判不准离婚为宜。

  法官寄语: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夫妻双方离婚时,若双方均主张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孩子,即使有夫妻分居超过2年的事实,但在双方不能对子女做出妥善安排的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规定,为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法院暂判不准离婚为宜。

  案例五:  

  夫妻一方下落不明 另一方如何离婚

  原告刘某(男方)与被告张某(女方)于1999年相识并建立恋爱关系,2000年起共同生活,2001年6月生育女孩,现为小学六年级学生,随原告生活。双方婚前感情一般,婚后因家务琐事处理不当,夫妻关系不睦,2004年8月被告张某只身离家出走,再未共同生活。2004年12月,刘某曾向本院提起离婚诉讼,张某未到庭应诉,本院于2005年作出民事判决,不准双方离婚。本案诉讼过程中,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公告期满后,被告未到庭,也无音讯。

  庭审过程中,原告表示,无财产及其他争议。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结婚证,证明双方结婚登记情况;户口簿1份,证明双方及孩子的户籍登记情况;即墨市某村委(被告夫家所在地)于2012年3月出具的证明及本院对该村委计生主任的调查笔录,证明被告自2004年8月离家出走,至今无音讯;还有本院于2012年5月对即墨市某村(被告娘家所在地)被告亲属的调查笔录,证明被告5年前回来过,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现在下落不明。上述证据,经本院审查,来源合法,内容与本案事实有关联,可以采信。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虽婚前、婚后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但在后来的共同生活中,因家务琐事处理不当,致夫妻关系不睦。特别是被告于2004年8月只身离家出走,不再履行夫妻义务和对孩子的抚养义务,再无音讯,严重伤害了夫妻感情。本案诉讼过程中,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被告仍无音讯,应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因此,原告要求离婚,孩子由原告抚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判决准予离婚。

  法官寄语:夫妻一方下落不明,另一方起诉离婚时应提交所在村委证明、对方家属证明等符合法定条件的证据,证明另一方现处于下落不明的状态,且夫妻双方感情确已破裂,并申请法院以公告方式送达对方当事人,以达到离婚诉讼的目的,维护自身权益。

  案例六:

  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 离婚财产分割时可不分或少分

  2009年8月,原告孙某(女方)起诉被告姜某(男方)离婚,双方调解离婚,双方各抚养两个儿女,但对争议房屋和债务问题,双方均同意另案处理。2009年11月原告起诉被告离婚后财产纠纷,要求平均分割财产。此案,原、被告均是外地人,来即墨做买卖多年,购买了房屋一处。经调查,在原、被告离婚诉讼过程中,第三人苏某起诉本案被告姜某民间借贷纠纷,被告在诉讼中说假话,自称没有结婚,私自以夫妻共同房屋与苏某达成调解协议,用房屋抵顶所欠债务。本院对该案进行了再审,并对被告姜某的妨害诉讼行为进行了处罚。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中止审理。

  为了防止被告再次转移财产,原告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法官在查清房屋确属夫妻共同财产后,依职权查封了争议房屋。

  离婚后财产纠纷恢复审理后,被告姜某仍然坚持要求用房屋抵顶债务,不同意分割,而孙某则对被告所称债务不予认可。双方矛盾仍然很深,被告百般刁难,提起反诉、申请评估、要求调查取证等,导致多次开庭未果。与此同时,被告父母多次到庭表示不可能让孙某得到任何东西,并另案起诉本案原、被告债务纠纷,称买房屋时父母垫付10万元人民币,要求偿还。庭外,由双方家人参与多次发生争执。事到如此,孙某也表示坚决要房子,因被告有隐藏转移变卖财产或伪造债务行为,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当被告用房屋抵顶债务一案再审后,虽本案已中止审理,经法院多次释法析理,告知他们如果债务确实存在,如何举证,如果债务不存在,出庭作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他们均表示可以不在本案中主张,如确有证据,可以另案诉讼。

  经多次调解,原告同意房屋归被告所有,被告给付原告10万元,要求当场交付。被告主张债务由被告自行负担,不再向原告主张。法官主持办理交付的过程中,被告父母到庭撤回了对原、被告主张的债务纠纷,并表示不再向双方主张。

  法官寄语:本案中,男方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对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该案通过调解,维护了女方的合法权益,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