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巾帼风采

泰州市海陵区向梅萍:教育,拒绝野蛮粗暴

发布日期:2020-12-04 发布作者:妇联 阅读次数:1 字号:[ ]

   

   每年,每个学校似乎都不缺一两个姓名“如雷贯耳”的学生。


  小杨是我隔壁班的学生。班上学生反映,下课期间,他会乘老师不在,经常用脚蹬我们班的后门,声响异常。每次其他学生举报他,他都会无理狡三分。我观察了很久,一次终于被我抓了个现行。我把此事告诉了他们的班主任张老师,张老师把他“请”到办公室,他不但不接受批评,反而和张老师大吵了起来,幸亏周围的老师们纷纷上前解围,张老师忍让事情才算平息。至此,小杨的名字就印刻在我的脑海里,只要与他碰了面,他与张老师吵架的形象就立即在我脑海里浮现。


  新的学期开始了,按学校惯例初三重新分了班,拿到学生花名册的时候,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小杨的名字赫然在目,格外刺眼。“杨同学分到我们班了!”听到我无奈的叹息声,同办公室的老师都笑了,有的还给我发了个微信“抱抱”的安慰红包。


  刚开始两天,小杨的表现还不错,第三天就“原形毕露”了。上课睡觉,下课在教室的行间大声吼歌啸叫,我把他“请”到办公室,他头歪在一边,神情莫然,一条腿不停地抖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驾势。我“闻”到了浓浓火药味——你能拿我咋的?他与张老师吵架的情景又在我脑海里浮现。我抑制住心中的怒火,面带微笑,顾左右而言他:“小杨啊,听说你在初二时篮球打得很好,学校有篮球队,我想推荐你去,你这个篮球高手能为我班争光呢!”他先时一愣,表情瞬间多云转晴,露出了腼腆的笑容。这是我自初二和他们班做邻居一年来,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笑容。他在我印象中就是个刺猬,尖刺张开,随时准备“开战”。看他态度好了,我话题一转,“噢,差点忘了个事情,刚才下课期间,你在班上的表现不太好啊,同学们对你可有意见了,你自己有没有感觉到啊?”他猛地一抬头,目光接触到我的笑脸后,又低下头去小声应道:“嗯!”“下次不可以这样啊,看在你会笑的份上,我原谅你了,也不请你的家长了。以后上课好好听讲,争取毕业能上个好学校啊!”


  第一次“较量”过后,小杨有了些改变,上课基本不睡觉了,下课“发疯”的次数明显减少。我心里正为小杨的进步窃喜,没想到两周后,他把前排的小王同学给打了,还撕碎了他的本子。而他打小王的理由竟然是英语老师表扬了小王同学笔记记得好。他对小王说:“就你这个活宝,上课记什么笔记啊,不许你记!”给小王同学的身心乃至全班同学都造成了恶劣影响。


  尽管我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十分气愤,但以我多年从教的经验看,这样的学生“请”家长是不管事的,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感化他。


  据同学们反应,当天小杨上课笔都没有带。我问他不带笔的原因,对他两周来的进步给予肯定,同时向他讲明“功不可抵过”,欺负弱小同学不应该。我提出两条处理意见供他选择:一是“请”家长来校,向小王当面道歉;二是自己在班上向小王同学公开道歉,保证今后不犯。他选择了第二种。


  为了让他在班级不惹事,只要我得空就找他聊几句,有时谈他的家庭生活,有时谈他的进步,有时谈班上同学,不断地鼓励他,给他妈妈打电话表扬他的进步。小杨在慢慢地改变,课间我看到了他的笑容,课堂我看到他举得高高的手。初三一年,小杨没有再与同学争吵,老师们也没“请”过的他的父母一次。端午节他还送给我一个鸡蛋和粽子。中考物理他居然考了85分。后来从他的QQ得知,他考取了大专。我真为他高兴!


  “桑树条子从小育。”每个孩子在生命的最初可能都是一张白纸,后来被家庭、被学校、被社会,也被他自己涂上了各种颜色。多数问题孩子,十有八九都有被父母肉体摧残的经历,我一再告诫自己——一定要以爱教育,拒绝野蛮和粗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