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巾帼风采

泰州市海陵区李艳萍:“家长的难”教育故事

发布日期:2020-12-09 发布作者:妇联 阅读次数:1 字号:[ ]

   

   地面上到处堆放着各种杂物,迈开左脚会踢到地上的坛坛罐罐,迈开右脚会碰到墙边的劳动工具。迎面的小房间堆放的东西已经快堵到房间门口了,随时都会倒下来。“客厅”中间,是一张油漆剥落的旧方桌,上面堆放着旧书报、电饭煲、各种调味品的瓶瓶罐罐、没洗净的碗筷……


  我走进学生小丽的家,眼前的景象还是让我吃了一惊,如果不是小丽带路,我一定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更令我吃惊的是仅四五十平米的房子里竟然居住着九口人,小丽的爷爷,大伯一家三口,小丽一家五口。小丽说,她和两个妹妹日常都是站着吃饭的,因为人太多,全家人根本无法坐下来吃饭。


  小丽所在的班,我刚接手不久。她是个文文静静的姑娘,却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她个头不高,衣服也不新,但很整洁,能看得出她很爱美,想穿得漂亮一点。冬天,她的围巾不扎,就挂在外衣上,模仿大人的穿法,看上去很时尚。


  女学生喜欢在课后跟我聊天,小丽是其中一员。她总说自己记不得单词、语法,读了一会就忘。难怪她每天的默写都很差,每次都要重默。她倒不抱怨,每天都坚持把要重默的内容默好了才回家。


  有一节英语课,教的内容是交通工具。我在班上做了个调查,看看哪些学生是步行,哪些学生是骑自行车,哪些学生是家长开汽车接送……问到小丽时,她自己还没有开口,其他同学抢着说她是骑电动车。我很诧异,看上去这么瘦小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还骑电动车上学?国家明文规定年满十六周岁才可以骑电动车呀。学生反应的情况,再一次触动了我“要去她家看看”。


  走进小丽的家,我心中的谜团总算有了答案。对困境学生的恻隐之心,让我对小丽产生了不舍。我无法想象每天放学后,小丽是如何完成家庭作业的。我在心里说,每一个学生都是宝,不管是对社会、对家庭都一样,我不应、不能、也不忍放弃小丽。


  小丽说她平常和爸爸妈妈还有一对双胞胎妹妹住在一个房间里,但我环顾四周,房间里仅有一张床,上面胡乱地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衣服。两个刚上一年级的妹妹趴在床上,用纸板垫着写作业。看到我来了,两个妹妹兴奋地围着我问这问那。房间里太拥挤了,走路都要侧着身子。正当我疑惑时,小丽向房间的上头指了指,我这才发现靠门的半空中悬着一个阁板。小丽笑着说那是她的“床”,她每天都要爬到“床”上做作业,“床”上有一盏小灯,在腿上放一块木板就是“桌子”。


  忽然间我的鼻子有点酸,生活在这样杂乱的环境中,作为老师还能对自己的学生提出怎样的要求呢?生活的难已经压得他们全家喘不过气来。


  结束家访,走下楼梯的时候,我遇见了小丽的爸爸。他刚下班回来,工作服、鞋子上沾满了泥土灰尘。我跟他简单地聊了几句,他不善言辞,是个老实人。小丽悄悄地告诉我,爸爸最近工作不太顺利,遇到了黑心的老板,已经好几个月拿不到工钱了。爸爸妈妈忙着到处打工,实在没有时间接送她和两个妹妹,而她上学的路比较远,只能自己骑电动车上学。


  回家的途中,我陷入了沉思,我们的老师经常埋怨家长不重视孩子的学习,不能配合老师的教育,却没有看到在我们城市的某个角落还有像小丽这样的家庭,父母文化程度低,整日为生计四处奔波,对孩子的教育基本是“望天收”。我们也经常责怪学生不好好学习,可一张书桌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品。他们有着太多的无奈和难处,是我们做老师的没有想到的。


  第二天上班,我立即帮小丽办理了学生证明,让她带回家叫妈妈去办公交卡,以后每天可以坐公交上下学。秋学期开学后,我帮她申请了困难补助,每天放学时都跟她聊聊天,悄悄地送些学习用品给她……渐渐地,小丽原本紧锁的双眉慢慢舒展开来,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老师们都说,小丽的精神状态跟之前比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很内向的她,现在每次出黑板报她都会主动报名参加,在区科协组织的科技绘画比赛中她得了二等奖。在学校的元旦文娱汇演中,她主动报名参加,一展舞姿。她参加单声珍藏文物馆和学校联办的征文比赛得了三等奖,拿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笔奖金100元。期末考试,她的成绩居然上升到了班级的中游。


  前一段时间,小丽家拆迁了。巧的是,她家搬到了我家对面的小区,因为还没通公交车,我和小丽的父母商量好,如果他们不方便的话就由我来接送小丽上下学。每次小丽坐在我车上总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小丽说她特别喜欢画画,希望将来能考上美术院校。我感到很欣慰,她理应和其他孩子一样带着自己的梦想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