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巾帼风采

泰州市海陵区刘燕:“我的学生一个都不能少”的教育故事

发布日期:2020-12-04 发布作者:妇联 阅读次数:1 字号:[ ]


  “酒有‘江小白’,你有‘莫小白’”,这是同事们调侃我的话。小莫同学皮肤特别白,胜过女孩子,同学们就给了他这个“雅号”。


  2019年春天,学校组织全校师生到泰兴古镇黄桥开展教育实践活动。早晨,我带领着38个孩子乘坐大巴,孩子们特别开心,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车启动后没多久,后排响起男生们的一阵哄笑,原来是小莫同学偷偷带的一瓶“江小白”、一盒“南京”和2副扑克牌被几个男生发现了。我笑一笑,没有指责他,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没收了他的“违禁物品”。我知道这样的研学活动一年学校才会组织一次,对每个孩子们来说都是机会难得,谁都不愿意因“意外”被排挤在外。


  沉甸甸的“违禁物品”在我的小背包里装着,我脑子里不停地浮现小莫平时在学校的种种行为,不停地思考着如何处理此事。傍晚,活动结束后回到学校,我觉得有必要“请”小莫的家长来校商讨此事如何处理。没想到,小莫的父亲只简单地问了他几句,便当着我的面对小莫拳脚相加。小莫一动不动,任由父亲掌掀脚踹。我赶紧把他们父子俩拉开,小莫白皙的脸上还是印上了父亲给他的五指印,我一时无言以对,不知所措……他父亲扔给我一句话“刘老师,我家儿子这学不上了!”拉着小莫气冲冲地离开我的办公室。我看着办公桌上的“违禁物品”和小莫的书包发呆。当晚,思前想后我还是给小莫的QQ留了言:“小莫同学,我等你回来上课。”


  给小莫留言,是因为我想起四年前的学生小军。他和小莫一样长得虎头虎脑,由于家长一心忙于生计,疏忽了对小军的引导和督促,放任自流。最后家长、老师对他的教育全不济事,辍学了。然而,去年我收到了小军发来的信息,他说他现在特别想上学,他说在学校上课是最舒适的差事,他说他后悔当初没有听家长和班主任的话。泪水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猜想小军一定是吃了很多苦之后才心生这样的感慨,我后悔当初自己为何不能再多一次劝阻,再坚持一次。


  自此之后,我给自己立下誓言:只要我做班主任,班上的孩子一个都不允许辍学。我不能再让小莫过早地进入社会,我必须把他带回课堂,这是我做老师的天职。我教的学生一个都不能少。   


  第二天,我忙好了学校的事情,带着小莫的书包来到小莫家。我了解到小莫是第一次接触白酒和香烟,他出于好奇,想趁外出研学的机会偷偷尝一尝,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小莫的父母陪他的时间很少,这给了他与社会青年频繁接触的机会。他越来越叛逆,家长对小莫的操控能力在一天天丧失,感到很无法、无助、无力。于是,我把小军的故事讲述给小莫的父母听,把小军发给我的信息翻给小莫看。我告诉家长孩子必须去上学!小莫正处于“危险的14岁”,他们觉得自己长大了,想像一个成年人那样尝试和冒险,其实他们经常处在混乱和矛盾的心理状态之中,家长对孩子多些引导和理解,再难也要陪孩子度过这个危险期,因为每个孩子的“花期”不同。经过一个周的说服动员,小莫背着书包,带着检讨书回到了班集体,我的38名学生又齐了。


  我做好了小莫长期反复的思想准备,安排小莫和班长同桌。为尽量减少小莫与社会青年接触的机会,我要求小莫的父母每日按时接送他上放学,实在来不了我就送他回家。经过大半年的努力,小莫在课堂上由“趴”到“直”,课间的行为习惯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小莫的初中时光不到一年,我不断地给自己鼓劲,一定要坚持下去,我坚信小莫会越来越好。


  作家柳青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关键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14岁是孩子成长中的一个“坎”,也是最佳塑造期。家长不懂义务教育法,我就给他们讲;家长不懂家庭教育的技巧,我经常召开家长会与他们一起探讨。在班级的家长QQ群中,我尝试推送《青骄第二课堂》或《初中生世界》等微信公众号中的优秀家教文章。我和家长们一起学习如何调控好自己的情绪,如何无条件地接纳和陪伴孩子。在教育孩子这条路上,思路清晰比卖力苦干要重要,心态正确比现实表现重要。老师要与家长进行有效的沟通,要一起真正理解孩子成长的苦恼,要真情地陪伴孩子,这些都是给予孩子成长的动力。在孩子的成长路上,家长一个也都不能少。


  “痴心一片终不悔,只为桃李竞相开”,我坚信只要辛勤耕耘,挥洒汗水,一定是硕果累累。老师,在陪伴一群又一群的孩子中,走过他们生命最美好的年华,见证他们的成长……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