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巾帼风采

泰州市海陵区张欣:“受学生教育”的教育故事

发布日期:2020-12-09 发布作者:妇联 阅读次数:1 字号:[ ]

   

   冰心先生喜欢孩子,她曾在《可爱的》这篇文章里写道,除了宇宙,最可爱的只有孩子。仍记得自己读到这句话时,心里不禁思忖道,孩子,那样的聒噪,真的可爱吗?


  我素来不喜欢小孩子,他们到处奔跑,眼睛却似乎长在脑袋后面,从不看前方的路;他们喜欢大哭大闹,似乎在婴孩的时期,便已知晓哭闹可以带来的无上权力;他们天真无知,所以从来不讲道理。


  四年前的我,一个见到小孩子就发怵的人。


  可是,不知是造化弄人,还是命运翻云覆雨的手掌出了差错,我竟成了一个与小孩子打交道最多的人,或者换句话说,我竟然把与小孩子打交道变成了职业。


  因为,我做了一名老师。


  于是,我懵懵懂懂的开始了我的“新手教师”冒险记。


  至今记得四年前的秋季开学,暑气还没有完全褪去,我忐忑不安地走进我所任教的三(1)班,开始担任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工作。


  教室里鸦雀无声,可能是还没有探到我这个新老师的“底”,学生一整天都只是睁大了眼睛看我,丝毫没有逾矩。


  窃喜,原来做老师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只要牢牢记住“与孩子们保持距离,拿出老师的威严来,他们自然会怕你。”


  “不亲近!”本想就这样坚定不移地走我的教师之道,但我的坚定却被一次师生运动会摧垮了。


  师生运动会,老师们先要代表班级出赛,比赛的项目有跳绳、踢毽子、踩气球,学校的用意大概是制造一些师生亲近、融洽的机会吧。


  为了不影响正常的教学活动,老师的运动会是在放学以后进行的。不知道我们班的鬼精灵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一下课便簇拥到办公室里,问我什么时候比赛,参加的项目是什么?


  我只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说,“回去写作业,跟你们无关!”几个学生怏怏不乐地回了教室。


  本以为一盆冷水下去,这件事应该消散得无踪影了,可没隔多长时间,又有几个“不识相”的跑来问:“张老师,到底什么时候比赛? ”


  看着他们小心又怕我责备的样子,我的心有些软了:“你们要知道干什么呀?”


  “我们要去给您加油!您是我们的班主任啊,在气势上,我们绝对不能让您输了!”


  我被他们的话逗笑了:“不用,等我比赛的时候,你们已经放学回家了。”


  “哦,知道啦!是在放学之后,对不对?”话音刚落,几个又一窝蜂地往教室跑去。不一会,教室里就传来了他们的欢呼声、笑声。


  听着孩子们的呼声、笑声,一瞬间,一股莫名的暖流涌进心田。我不喜欢他们,而他们却“不知好歹”地喜爱着我。


  放学了,我整理好他们的队伍,依次把他们送到各自的家长手中,就在我转身回校门的刹那间,一个声音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响起:“张老师,比赛加油!加油!”


  紧跟着,一群人的七嘴八舌:“张老师,我也为你加油!加油!”“张老师,我也为你加油!加油!”“张老师,加油!加油!”


  ......


  在人头攒动的校门口,哭!有些丢人,但我仍旧红了眼眶,偷偷抹了几次眼泪。我的思想防线崩溃了,这么一群十岁的孩子,他们有着用不完的活力,天真无邪,善良而又包容,他们仅仅用与生俱来的善良与温情就让我明白,真诚地对待他人是多么的有力量,他们才是我的老师!


  我很感激孩子们对我的教育,更感恩我的教师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