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巾帼风采

泰州市海陵区周文:“东风无一事”教育故事

发布日期:2020-12-10 发布作者:妇联 阅读次数:1 字号:[ ]

   她已经近三周没来上学了,我还有些不习惯。


  我是她的语文老师。


  我们最近一次谈话是个周一的中午,刚上完第四节课,我很生气地质问她,为什么没有写作业。我的声音很大,在临近午休的空办公室里甚至可以听到回响。她低着头,不说话。其实在我们这所城乡结合部的中学,周末约等于“全日制”娱乐,周一收不全作业也算常事,等新的一周再依次补上。我如此生气还是因为,她是我任教学科的课代表。


  她的头低得更低了,完全看不到她的表情。


  她是个称职的课代表,每天我的办公桌上都会有她的小便利贴,整整齐齐写着未交作业的同学名单,从未出错。她的便利贴都很可爱——让我一眼就能注意到。


  显然,今天的便利贴上没有写她自己的名字,我是上午批改完作业才发现她没交作业。


  “你星期天都干什么去了?”(因为要补上新冠疫情期间延长的寒假假期,学校安排学生每周只单休一天)


  “我去了图书馆。”她说话的声音很低,隐约有些沙哑。


  “你去图书馆干什么?”她不再回答我,似乎知道这个谎言没有再编下去的必要。


  很久的沉默。我看着她别在头上的夸张发夹有些走神。发夹的形状是一只很大的胡萝卜,鲜艳的橘色衬着她的脸很小,前面的碎发卷卷的,似乎有烫过的痕迹。其实我是有所耳闻的,她近期跟一些过早步入社会的辍学青年过从甚密。但作为科任老师的我,了解得并不是很详细,为此我也与班主任沟通过好几次。

是更久的沉默。


  “你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吗?”我拉过她的手臂,让她更靠近我一点。


  她突然不停地摇头,“不喜欢……不喜欢……”眼泪止不住掉下来,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那就不跟他们玩,做回你自己!”我借势想要说服她。


  “我太差了,太差了……”


  我知道她说的不是语文成绩。她的语文很优秀,甚至考过年级前三,而她的数学和英语却只有两位数。接下来我自然用了很多疏导的方法与她交谈,希望给予她更多的信心,克服偏科。


  之后的两天,上课都能看到她积极举手发言。说来奇妙,我的日子也好像更明亮些——我可爱的课代表又回来了,说话很响亮,还有点调皮,笑起来会随即用手捂住自己不太整齐的牙齿。身边的人仿佛都被她传染了快乐……


  某天,她的座位空了。我以为她生病了,下课问班主任,却收到一声叹息。大约说是因为她的朋友被欺负了,她便相约外校的朋友一起去替朋友出头。别的细节我也没听得仔细,我的眼前只浮现出她那只夸张的橘色胡萝卜发夹。


  班主任说会跟她的家长保持联系的,争取早日解决问题,早日回校上课。


  她的家庭情况,我也有些了解,家里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与她同年级但不同班。记得她上初一的时候我要搬办公室,在楼梯口遇到她,她立马指挥她的哥哥帮我搬箱子。我夸赞她,说果然有哥哥的女孩都可以收到额外的专宠,她指着搬箱子的哥哥“哼”了一声说:“明明跟我一起出生,凭什么他就是哥哥了!”那表情不服气里带着骄傲,时隔一年多,我仍记得很清楚。当然,如今这位哥哥也一同在停课状态。


  我可能再也不会遇到这位胡萝卜发夹女生了,可是越是临近学期尾声,我就越是莫名忐忑,她真的不再来学校了吗?她的字写得明明那么好看,她明明那么爱看书,老来找我讨论课外书籍。她明明那么强烈地摇头,说不喜欢,不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可是据班主任说已经沟通过很多次,家长仍执意辍学,我这个“半路杀出”的科任老师又能做什么呢?何苦自找尴尬呢?


  在这样浑浑噩噩的纠结里,这学期还剩下一周,微信朋友圈里都是毕业季的照片,六月底的天气也都在阵雨和晴天里交替。


  今天,我收到了一个新的微信好友添加,看名字有些熟悉,通过好友请求聊了几句,想起来是已经毕业的一位学生。


  印象里他是一位帅气但很害羞的男生。他今年毕业了,给我发来了他的毕业照,关于他的记忆一点点的浮现。他写的字很秀气,他的妈妈很关心他的学习,每次考试结束都会第一时间来问他的成绩。聊天里,他突然说:“老师,谢谢你当时没有放弃我,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我定了定神,看着这句话,有些感动,想起当年我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一堆娱乐八卦报纸的事。正值关键的初三,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那些报纸一顿猛撕,全部丢进垃圾桶,他站在旁边一直不停用手擦眼睛,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想来他当时一定也怨恨过我的不留情面。


  想到这里,我便有了答案。


  父母做了决定又怎样?不是班主任又怎样?我何须百般顾忌?自己只是去联系一位熟悉的学生罢了。


  “东风无一事,妆出万重花”,作为一名老师就好像春风,不求目的,不问方向,我们就只要一直一直温暖吹送,总有一天,定会迎来万重花香。


  此刻,我不再思前想后,已经在去往那位女孩家的路上……